你的位置:首頁 > 關于公司 > 仲景文化
    張仲景(公元150-219年),名機,字仲景,古代偉大的醫學家。東漢南陽郡人,河南南陽醫圣張仲景的故里。據史料記載,仲景少年時“學醫于同郡張伯祖,盡得其傳”。相傳漢獻帝初,張仲景被舉孝廉,建安年間官居長沙太守。著《傷寒雜病論》16卷,約成書于三世紀初(200-210年),是世界上第一部經驗總結性的臨床醫學著作。熔理法方藥為一體,開辯證論治之先河,創中醫醫臨床醫學之體。自唐代以來,仲景學說傳播于世界各地,在國際醫學界享有崇高聲譽,日本、朝鮮等國人民稱他為醫學“先師”,祖國人民則稱之為“醫圣”。有“醫門之仲景,儒門之孔子也”之說法。
    地處醫圣故里的宛西制藥,秉承醫圣醫藥精髓,發揚醫圣“救濟蒼生,惠澤于世”的醫德醫風,啟用仲景商標,打造仲景品牌,采用仲景經方,制造仲景名藥,讓老中醫放心,讓老百姓放心,讓老祖宗放心。
醫圣張仲景的醫學著作《傷寒雜病論》
    張仲景根據自己多年辯證論治的經驗寫成一部書,叫《傷寒雜病論》,共十六卷 。
    《傷寒雜病論》系統總結了漢朝以前的醫學理論和臨證經驗,是我國第一部臨床治療學方面的巨著,記載了對疾病的各種治療原則和治療原則和治療各種傳染病和雜病的方法,奠定了中醫治療學的基礎。該書把病癥分成若干條目,每條先介紹臨床表現,然后根據辯證分析,定為某種病癥,最后根據病癥提出治法與方藥。為中醫辯證論治建立了較為系統的理論體系,成為歷代醫家辯證論治的楷模。他所確立的“辯證論治”原則,是祖國醫學偉大寶庫中的燦爛明珠,從而使中華民族的傳統醫學獨具特色而自立于世界醫學之林。 并與《黃帝內經》一起,共同奠定了中醫學的理論體系,使中醫成為一門完整的科學,清代的《醫宗金鑒》評價該書:“古經皆有法無方,自此始有法有方,......誠醫門之圣書。”
    在流傳過程中,有所散失,唐宋以后,被分編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書與《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并稱為“中醫四大經典”,張仲景一人就占了兩部,在我國醫學發展史上影響最大的著作中占有特殊地位。現在仍然是中西醫學習研究中醫理論和臨床治療的重要典籍。一千七百多年來,這兩部著作不但為中國歷代醫家所推崇,而且自隋唐以后,張仲景的著作和學說遠播海外,在世界醫學界享有盛譽。從晉朝到現在,中外學者整理、注釋、研究,發揮《傷寒論》、《金匱要略》而成書的已超過一千七百余家,留下了近千種專著、專論,這在世界史上亦屬罕見。
    張仲景一生的著作十分豐富,可惜大部分都已失傳了,只留下《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張仲景是中醫臨床醫學的奠基人,為了紀念張仲景對醫學的貢獻,被后世尊稱為“醫圣”。他所撰寫的《傷寒雜病論》及其辯證論治思想,在今天的臨床實踐方面方具有廣泛的指導意義,張仲景的學術思想和寶貴的臨床經驗已經成了全人類的共同財富。
“醫圣”張仲景和《傷寒雜病論》
    我國古代產生了許多著名的醫學家,他們救死扶傷、造福百姓的事跡或見諸載籍,或傳頌民間。在眾多醫學家中,張仲景的成就最為突出,因而被譽為“醫圣”。
    張仲景撰《傷寒雜病論》,累見載籍,而其生平事跡,記載較少。唐代甘伯宗的《名醫錄》對仲景事跡敘述較詳:“南陽人,名機,仲景乃其字也。舉孝廉,官至長沙太守。”《名醫錄》已佚,北宋校正醫書局校定《傷寒論》序言引上述三段文字,為后世研究仲景生平提供重要資料。
    關于張仲景的里籍,應是南陽郡人,而不是南郡人。清末陸懋修《仲景傳》載:“張機,字仲景,南郡涅陽人。”南陽郡與南郡是兩個郡,南郡位于南陽郡之南。涅陽位于宛城之南偏西,臨涅水。南郡無涅陽。很明顯陸懋修的說法有誤。孫鼎宜在《傷寒雜病論章句》卷14《仲景傳略》中指出:“仲景者,東漢時南陽郡涅陽人也”,則是較為準確的。
    張仲景曾為長沙太守。這一說法始見甘伯宗《名醫錄》。宋陳振孫也稱:“《傷寒論》十卷,僅長沙太守南陽張機撰。建安中人。其文辭簡古奧雅。又名《傷寒雜病論》。凡一百一十二方。古今治傷寒者,未有能出其外也。”然而,由于《后漢書》、《三國志》張仲景無傳,后人對長沙太守說多持懷疑態度。對此,章太炎的一段論證,為長沙太守說提供了堅實的依據:“按:仲景《序》稱:‘建安紀年未及十稔’,則其在荊州甚久。據《劉表傳》云:‘長沙太守張羨叛表,表圍之,連年不下,羨病死,長沙復立其子懌,表遂攻并懌。’裴松之引《英雄記》曰:‘張羨,南陽人,先作零陵、桂陽長,甚得江湘間心。’似張羨即仲景,豈一名機、一名羨歟?《后漢書》所以無傳者,殆以隔在荊州,未入中夏,故姓名不彰歟?又仲景名機,亦無確證,張羨之為仲景,蓋無疑義。”章太炎認為,建安前期,張羨為長沙太守,而張羨即仲景。
    張仲景著有《傷寒雜病論》16卷,后分《傷寒論》、《雜病論》(又稱《金匱要略》)流傳,堪稱中國醫學典籍的一座古碑。皇甫謐在《釋勸論》中說:“華佗存精于獨識,仲景垂妙于定方。是則《傷寒》、《金匱》之方,晉初固傳之矣。”張仲景卒后,所著《傷寒雜病論》隨即散亂,后經魏太醫令王叔和整理編纂而流傳。
    《傷寒雜病論》在南朝流傳的過程中,成為醫家枕中鴻秘,不輕示人,對此孫思邈感嘆道:“江南諸師,秘仲景要方不傳!”據今所知,南朝流傳之本見于文獻載錄者有《小品方》著錄之張仲景《辨傷寒》9卷、張仲景《雜方》8卷,載于《太平圣惠方》卷8之《傷寒論》殘卷、《金匱玉函經》8卷,梁阮孝緒《七錄》著錄之《辨傷寒》10卷。
    唐代末年,隋本《傷寒論》10卷流落到五代十國的荊南國。后來宋太祖趙匡胤以計奪得荊南國,將荊南國末帝高繼沖降為節度使。高繼沖在朝不保夕、獻無所獻的情勢下,將珍藏的《傷寒論》10卷獻給了北宋朝廷。此書于1065年由朝廷詔命國子監雕版刊行,名為定本《傷寒論》。金皇統四年即南宋紹興十四年(公元1144年)成無己《注解傷寒論》刊行,有詳注,逐漸取代白文本《傷寒論》,白文本南宋未再翻刻。明萬歷二十七年(公元1599),江蘇常熟著名藏書家趙開美偶然得到北宋刻本《傷寒論》10卷,大喜過望,請優秀刻工趙應期將此書收刻于《仲景全書》中。

    張仲景的著作在國外特別是日本,產生了較大影響。趙開美《仲景全書》刻畢后,1668年(日本寬文八年)日本有兩家翻刻,表明趙開美本《傷寒論》刊行不久就東傳日本,受到廣泛重視,對日本臨床醫學發展起到重大推動作用。


竟彩网首网